亚洲 另类 图片 制服 自拍

當前位置:首頁?>?記者之家?>?記者沙龍 > 正文 >

長江滾滾向前 生活蒸蒸日上

2020-01-07 10:55來源: 人民日報編輯:雪兒

  “魚又大,蝦又肥,石頭縫里捉蟛蜞。”江蘇南通任港街道居民王建萍說,那些少年記憶,好多年不見蹤影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起,南通14公里的長江岸線上,筑起了圍墻、拉起了鐵絲,“老港區、舊廠區、破小區”犬牙交錯,隔斷了人與大江的聯系。
  2017年開始,南通決心打贏五山及沿江地區修復保護翻身仗。打擊非法碼頭、非法采砂、非法捕撈;修復騰出沿江岸線5.5公里,新增森林面積6平方公里;五山及沿江地區生態修復的14平方公里土地,超過2/3免費開放……
  與南通相仿,從宜居可人的臨江小城,到區域中心的跨江都市,長江岸邊,一個個記憶中的“親水城市”,又回來了。
  臨江又親江——
  濱水空間正在形成
  順著江岸延伸入江,安徽銅陵的濱江圖書館就像一座玻璃做成的郵輪停泊江邊。觀江平臺上,讀者手持書卷,沐浴江風,憑欄遠望,煙波浩渺。這座圖書館由廢棄的四通碼頭改建而成,如今被譽為“最美江邊圖書館”。“這兒一眼看去都是綠色,太舒心了。”市民章玲家距此不遠,圖書館開館3年來,她一直是這里的常客。
  類似的濱江閱讀點,在當地還有不少。它們點綴在城市的水邊,展現出這座因銅而興的礦業城市的秀麗一面。
  在上游的重慶市渝北區銅鑼山,離長江不遠處,有一片湖泊群,五彩繽紛,猶如寶石墜落人間,人稱“小九寨”。
  銅鑼山能成景點,外人或許不大明白,但石壁村村民曾德義卻清楚背后的艱辛。這里曾是渝北最大的石灰巖礦坑遺址,粗放開采留下40多個大型露天采坑,流入長江的御臨河也變了顏色。
  近年來,渝北人痛定思痛,決心修復傷疤。渝北啟動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系統修復,統籌開展“山上”“山腰”“山下”綜合治理。樹聚為林,水匯成湖,當地生態發生根本性改善。
  渝北區將部分土地復墾為耕地,或栽種果林。石壁村民用土地入股,主要栽種李子樹,曾德義每年能分紅1萬多元。生態好了,游客多了,村民還吃上了旅游飯。曾德義也開起了餐館,“等公園建好了,游客會更多,肯定掙錢!”
  “濱江百米花廊”“長江公園三角梅長廊”……如今一到春季,四川宜賓市民的微信朋友圈,都會被開滿全城的三角梅“刷屏”。
  近年來,宜賓清理非法養殖、臨江餐飲,遷移沿江化工、造紙企業,編制“建設長江上游綠色生態市”規劃綱要,打造“三江六岸”生態廊道,為長江系上了192公里的“綠色腰帶”,也為市民開辟了全新的親水空間。
  從貴州到重慶,從湖北到江蘇,長江沿江城市加快整治城市長江岸線,從過去的臨江不親江,到如今的人與江親密接觸,綠色生態濱水空間正在形成。
  靠水更護水——
  產業轉型民生提質
  入冬時節,湖南益陽資陽區的資江岸邊,切割機鋼花飛舞。56歲的資陽區居民胡志明和妻子一道,來給自家“老伙計”——一條陪伴多年的漁船“送行”。
  趕在2019年結束前,當地退捕漁民的115艘漁船和1000多公斤漁網漁具完成拆解回收,資陽由此成為全省第一個專業捕撈漁民全部退捕的區縣。“禁漁是給子孫后代做好事,我們都支持。只是這條船我們吃在上面、住在上面,有感情,不舍得。”胡志明說。
  隨著2020年新年的鐘聲敲響,長江流域332個自然保護區和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全面禁止生產性捕撈,長江流域各地的重點水域也將相繼進入為期10年的禁捕期。
  禁捕涉及沿江10個省市的近28萬漁民。農業農村部聯合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會同沿江省市政府,通過資金支持、社會保障、養老保險、技能培訓等手段,保障退捕漁民的長遠生計。
  在湖南株洲新遠大塑料制品有限公司,新廠址車間內機器轟鳴。“在這里上班快一年了,環境非常好。”在企業工作10年,經歷了新老兩個廠址的尹建達談起未來,非常安心,“相信公司會越來越好。”
  回到“新遠大”的出生地——株洲市清水塘老工業區,這里曾經是國家“一五”“二五”計劃重點投資建設的老工業基地。湘江在這里轉了一道彎,帶來了水源,也帶走了污染。
  如今的清水塘已經全面關停退出。261家企業順應大勢,關停到位。有意愿且符合條件的61家轉移轉型企業都選定了新址,其中55家完成“二次創業”;還有不少企業,積極尋找新的發展空間。
  漁民上岸,工廠搬遷,產業轉型……近年來,長江經濟帶上,環境的保護,產業的興衰,牽動著千家萬戶的生活。就業保障兜底,產業加速轉換,社會民生各領域有了堅實的制度和產業保障。一幅人居環境改善、生活質量提高的畫卷,正在徐徐展開……
  發展能聯動——
  區域協作打通筋脈
  一頂黃草帽,一輛電三輪,重慶榮昌區吳家鎮代興村村民張壽堂經常跨省去趕場。原來,他家到吳家鎮有10公里,離四川內江石子鎮卻不足2公里。無論趕場,還是小孩讀書,大部分村民首選石子鎮。但之前因為“斷頭路”,村民只得步行。
  2018年12月,榮昌區幫村民把路修到了石子鎮。張壽堂騎上電三輪,10分鐘就能去趕場。
  路通,百通。公路不僅便捷了村民生活,還提升了物流效率,帶來新的機遇。張壽堂種上桃子等蔬果,賣到石子鎮,增了收入,脫貧更有底氣。
  近年來,川渝加快合作,推進成渝城市群一體化。作為交界區縣,榮昌不僅接通了一批“毛細血管”,還在打通“主動脈”,建設高效路網。2019年,川渝經濟社會發展全面合作座談會在成都舉行。兩省市簽署的16個專項合作協議中,榮昌區參與簽署了其中3個,更大的發展機遇就在眼前。
  不僅是川渝,上海崇明與江蘇南通簽署全面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湘贛兩省達成湘贛邊區域合作示范區發展規劃建議,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長江經濟帶正成為一條產業分工帶、協調發展帶。
  在自然地理上穿越三個階梯的長江經濟帶,發展水平也呈現梯度分布,中上游還有多個集中連片的特困地區。“上游為了涵養好生態,一定程度上付出了發展經濟的機會成本。如何實現區域內民生領域均衡發展,考驗著人們的智慧。”江蘇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成長春說。
  如今,長江經濟帶生態補償機制經過多年發展完善,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得以實現,還實現了省際之間的資金補償。
  “貴州、四川各補償2000萬元,云南省獎勵2000萬元,對昭通這樣的深度貧困地區來說,真是雪中送炭。”云南省昭通市生態環境局科技與財務科科長楊凌波介紹,因為赤水河出境斷面水質年均值達到Ⅱ類,根據云貴川三省2018年簽訂的《赤水河流域橫向生態保護補償協議》,昭通市將順利拿到2019年度生態補償。
  同樣,財政部于2018年發布了關于建立健全長江經濟帶生態補償與保護長效機制的指導意見,提出要提高長江經濟帶生態功能重要地區的生態保護和民生改善能力。
  從綠色生態濱江空間不斷形成,到沿岸產業提質升級、民生改善,再到區域一體化不斷推進,滾滾東去的長江水,正載著無數因此而改變的生活,滾滾向前。作者:孫 超 王偉健 劉新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