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 另类 图片 制服 自拍

當前位置:首頁?>?記者之家?>?傳媒瞭望 > 正文 >

抓好大保護,母親河鋪展生態新畫卷

2020-01-09 14:14來源: 光明日報編輯:雪兒

亚洲 另类 图片 制服 自拍  位于山西省和內蒙古自治區交界處的黃河老牛灣,河道中央碧波蕩漾,呈現出美麗景觀。新華社發

亚洲 另类 图片 制服 自拍  每年冬季,數百只天鵝遷徙到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德縣黃河濕地越冬,冬季的黃河成了生機盎然的“天鵝湖”。新華社發

  2019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南主持召開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時鄭重宣布,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是重大國家戰略。
  新年伊始,黃河流域如何共同抓好大保護、協同推進大治理?怎樣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光明智庫特邀專家展開討論,共同關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的已有成效、重點難點與推進之策。
  本期嘉賓
  北京林業大學校長、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研究院院長 安黎哲
  中國生態文明研究與促進會駐會副會長 王春益
  蘭州大學黃河流域綠色發展研究院副院長 張子龍
  河南大學黃河文明與可持續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艾少偉
  1.保護母親河,成效顯著、風險猶存
  光明智庫:新中國成立以來,黃河流域生態保護成績如何,還有哪些亟待解決的問題?
  王春益:新中國成立至今,黃河水沙治理取得顯著成效,防洪減災體系基本建成,伏秋大汛歲歲安瀾,保障了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生態環境持續向好,水土流失綜合防治成效顯著;沿黃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提升明顯,鄭州、西安、濟南等中心城市群建設加快,重要農牧業生產基地和能源基地的地位進一步鞏固。
  張子龍:新中國治理黃河的成績,得到了老百姓的認可。以上游為例,通過實施停止開墾、禁止過度放牧、退牧還草、退耕還林還草、牧民定居和生態移民等一系列舉措,黃河沿岸草原退化態勢得到遏制,濕地生態系統有所恢復,水源涵養功能進一步提升。
  安黎哲:黃河流域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屏障,對我國生態安全具有重要影響。長期以來,黃河流域內實施了三北防護林工程、退耕還林還草工程、京津風沙源治理工程、濕地保護與修復工程、野生動植物保護與恢復工程等,生態保護與修復取得重大進展。一是水沙治理取得顯著成效,黃河含沙量大幅度減少;二是流域生態環境得到大幅改善,森林植被覆蓋率顯著提高,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建設逐步完善,生物多樣性明顯增加。
  當前,黃河流域生態保護與修復還存在一些突出問題:洪水風險威脅依然巨大,尤其是未來氣候變化與極端條件下可能造成的洪水問題仍是嚴峻挑戰;上游生態系統退化,亟待科學構建基于水源涵養功能的上游生態保護與修復體系;中上游流域森林水源涵養功能減弱,天然次生林修復和多功能人工林營建及提質改造迫在眉睫;中游黃土高原水土流失嚴重,黃土高原地區生態建設需進一步強化;中游沙地草地生態系統脆弱,需要科學適度開展沙漠治理和草原保護利用;中下游支流水體污染問題突出,水環境治理和水資源保護應重點開展;下游濕地萎縮,應因地制宜開展好濕地保護與修復、鹽堿地改良等工作。
  艾少偉:以黃河灘區為例,其國土空間管控與經濟社會發展面臨一定挑戰。比如,受洪水影響,灘區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保障需持續加強;如何處理好嚴格的生態管控與灘區發展之間的關系,應深化研究。黃河灘區既是黃河行洪滯洪空間,也是灘區居民基本生產生活空間,保障黃河灘區行洪滯洪功能,改善其脆弱的生態環境,提升灘區發展水平和居民福祉,是灘區國土空間利用面臨的主要任務。
  2.摸清黃河“生態家底”,統籌協同實施保護
  光明智庫:面對體弱多病、水患頻繁的母親河,應該如何整體統籌、做好協同,把保護黃河生態環境落到實處?
  安黎哲:黃河生態系統是一個有機整體,要立足于全流域和生態系統的整體性,協同進行保護與治理。上游重點實施一批重大生態保護修復和建設工程,提升水源涵養能力;中游突出抓好水土保持和污染治理;下游重點做好黃河三角洲濕地生態系統保護工作。
  目前,對于黃河流域復雜多樣的生態系統,我們還缺乏充分的科學數據支撐,難以從根子上解決問題。有必要組織開展多學科、多部門聯合參加的多區域、全流域科學大考察,摸清摸透黃河流域的“生態家底”。建議組建黃河流域生態質量監測網絡,監測森林、濕地、草地等生態系統的面積和質量;開展黃河流域生物多樣性專項調查,建立生物多樣性監測和風險評估指標體系;研究建立以生態系統良性循環和環境風險有效防控為重點的黃河流域生態安全體系。
  艾少偉:黃河的保護與治理,要強調系統性與整體性、差異性與協同性的有機統一。一方面,要從系統性和整體性出發,進一步完善防洪工程體系,持續推進水土保持工程、退耕還林還草等措施,實施河流生態系統修復工程。另一方面,充分考慮上中下游、左右岸和干支流的差異,在規劃好各自差異化發展道路的基礎上,增強保護、治理與發展的協同性。
  王春益:要堅持系統思維、辯證思維和底線思維,跨區域、跨流域、跨部門,從流域整體進行國家層面的頂層設計和制度安排。按照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路徑,在“守紅線”的前提下,實行差異化對待和處理原則,統籌謀劃、協同推進、科學治理。
  張子龍:黃河流域環境污染來自水、氣、土等多方面,必須以全流域環境綜合治理為目標,全力推進水、氣、土污染的協同治理,統籌好干支流的關系,加強支流污染源和排污口治理和整治,強化大氣污染協同治理,有效控制農業面源污染。要加快推進流域生態環境保護體制機制改革和創新,構建上中下游利益統籌協調機制,如多元化、市場化的生態補償機制、上中下游產業發展合作機制、跨區域跨部門的自然要素協同管理機制、跨區域碳匯、排污權交易機制等。
  3.緊抓水沙關系調節這個“牛鼻子”
  光明智庫: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黃河水少沙多、水沙關系不協調,是黃河復雜難治的癥結所在。怎樣才能解開這個癥結?
  安黎哲:讓黃河長久安瀾,必須緊緊抓住水沙關系調節這個“牛鼻子”。從全流域角度看,水沙調控應從河道走向流域、走向支流、走向坡面。同時,要從傳統的水量調度向精細化的水沙聯合調控轉變,從生態系統角度綜合考慮水沙資源配置和水沙過程調控。調控應綜合考慮整個流域的社會經濟、生態環境等因素。要深入研究黃河上中游來水來沙條件、下游河道邊界條件的新變化,科學評價黃河水沙調控的綜合效益,不斷優化黃河流域水沙聯合調控方案。
  艾少偉:表象在黃河,根子在流域。治理黃河,一方面要著力解決黃河中下游泥沙淤積現象,針對萬家寨、三門峽、小浪底等水沙調控動力不足的現狀,論證規劃古賢水利樞紐等水利工程建設,增強水沙調控合力;另一方面,要從根子上統籌解決黃河泥沙問題。黃土高原地區是黃河泥沙的根源所在,要持續開展水土保持治理工程,合理處理林草、梯田及淤地壩之間的平衡關系。目前,退耕還林還草和梯田工程取得顯著成效,但至今仍發揮重要攔沙作用的淤地壩大多由農民在上世紀自發修建,壩體普遍缺乏維護,帶“病”運行,具有很大風險。建議在水土流失區新建淤地壩的同時,盡快對已建淤地壩進行除險加固。
  王春益:黃河泥沙與洪水形影不離。洪水的危害是短期的,泥沙的影響卻是持久深遠的。縱觀整個流域的大小水庫和攔沙能力,水沙調控體系的整體合力還未充分發揮,下游防洪短板突出,洪水預見期短、水安全壓力大。要適應新的水沙形勢和治黃要求,堅持中央統籌、省級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工作機制。完善跨區域管理協調機制,完善河長制湖長制組織體系,加強流域內水生態環境保護修復聯合防治、聯合執法。
  4.厚植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的生態之基
  光明智庫:黃河保護治理并非一日之功。要實現黃河生態長治久安、持續美好,還有哪些問題需要考慮和提前謀劃?
  安黎哲:受歷史傳統和認識水平等因素影響,我國當前的生態治理普遍存在“重環境資源、輕生態保育”的問題。為扭轉這種局面,亟須確立生態文明建設的全新理念,補強綠色發展的生態短板。當前,推進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需要在科學認識環境、資源、生態的基礎上,通過宣傳教育把人們的共識轉化為實實在在的行動,厚植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的生態之基。
  張子龍:黃河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必須以扎實的科學研究為基礎,建議做好如下工作:圍繞水沙關系、資源環境承載力、氣候變化對黃河流域生態系統的影響等重大問題,設立黃河流域研究專項,為黃河流域科學、系統、綜合治理提供科學依據;建立跨部門、跨行業、全流域協調統一的黃河流域氣象、水文、生態、凍土、地質、環境觀測與數值預報預警及防控一體化平臺;在黃河流域布局國家實驗室、國家重點實驗室、國家技術創新中心等國家級創新平臺,提升黃河流域的科技創新水平,匯集各類高層次人才,為黃河治理保護提供智力支持。
  艾少偉:第一,建立全流域生態補償機制。目前已經開展的生態補償實踐普遍缺少法律法規和政策依據,同時僅限于特定小型流域,在大面積全流域管理推廣中存在許多問題。對此建議:健全流域上下游生態補償制度,增強補償的剛性約束;通過收取生態補償費、實行財政補貼、設立專項基金等多種方式,拓寬生態補償資金渠道;在適宜地區探索建立碳匯交易、節能量交易、排污權交易等生態產品市場化模式。
  第二,實現全流域水資源協調管控。探索實現水資源剛性約束的行政、經濟、工程、科技、法律等途徑。在行政手段上,流域各省(區)的用水情況要與取水許可證發放聯系起來,國家要將各省(區)執行用水指標與批準省(區)水資源工程聯系起來;經濟手段上,利用經濟杠桿調節用水資源,開展黃河水權、水市場、征收黃河水資源費等問題的研究工作;工程手段上,加強流域機構對已有涵閘的控制能力,有效調節黃河河口流量;科技手段上,建立現代化的徑流調節分配管理系統;法律手段上,將黃河水資源協調管控上升到法律高度,對超計劃用水的行為進行法律制約,依法辦事。
  第三,強化河道和灘區綜合治理。要對灘區進行分區管制。根據洪水風險及生態系統特征,合理確定灘區規模和空間類型,對灘區實施分區管控與治理,協調人—地—水關系。要加強黃河堤防建設。提前規劃設計控導、束流節制工程等,加強防浪林、大堤護坡、抗洪搶險道路等工程建設,加強對二級懸河和彎形河道的監測與整治。要推進灘區移民搬遷與民生改善工程。制定有效政策引導灘區居民有序轉移,以土地流轉、生態農業等舉措,改善短期內難以搬遷村莊的人居環境和民生福祉。要加強灘區治理的科學性。加強針對性研究,開發設計灘區與河道綜合治理決策支持系統、洪水風險預警系統等,為黃河灘區治理提供科學支撐。 (項目團隊: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勝、王斯敏、覃慶衛)